瓦灶绳床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欲以为君 > 正文内容

关于父亲的回忆

来源:瓦灶绳床网   时间: 2019-07-15

明天就传说中的父亲节了,做为一个父亲,我感到非常荣兴地享受到这个节日。为此,我要给朋友们推出我的两篇关于父亲的文章,那是纪念我逝去的父亲的,也是赞美我父亲的,同时也是鞭策我自己的,因为我也是一个父亲了。

我希望已经是父亲的你来看一看,也希望所有的男人都来看一看,因为只要是男人,就有可能成为父亲,当然母亲也要看一看,没有母亲,男人想当父亲也白搭。

愿天下父母健康长寿,享受人间真情,共享天伦之乐。

一、善意的歁骗

善意,欺骗,这两个毫不相干,意思完全相反的词怎能联系在一起呢?相信你听完我的故事以后,你就再也不会感到它们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了。因为善意的欺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欺骗,是谁都愿意接受的欺骗。

31年前我考上了镇上的高中,因为学校离家较远,所以只好住校,这就意味着一天三顿饭都要在学校里吃。那时还没有双休日,每周有六天都在学校吃住,每顿饭向学校食堂交三分钱的柴火(燃料)钱,六天共交五角四分钱。这点钱在现在看来真是不算什么,可以说是不值一提。可是在我上学的那个年代,在我所处的那个家庭,真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因为去年年底生产队决算分红,我们家扣除了口粮,提留等费用后,只分得了五分钱,父亲拿着这只硬币--全家人一年辛勤劳动的收获,心里涌起阵阵酸楚。

那是在开学不久的一个星期天,父亲赶集,准备卖掉家里那头不好好下崽的老母猪,凑钱给生产队集资盖仓库和给我姐准备嫁妆,剩下的钱才能用来供我上学。谁知那段时间猪市的突然说不了话,浑身抽搐,他这是怎么了?行情很差,买主给的价钱太低,父亲舍不得卖,到了下午猪市都快散了还没有卖出去,这就意味着今天我从父亲身上拿不到一分钱,可下个礼拜的柴火钱怎么办呢?如果父亲知道我下个礼拜没有柴火钱,而他自己又身无分文,心里一定非常难过和着急,想想父亲今天从早上到现在连饭都还没有吃,饿着肚子在又脏又臭的猪市呆了大半天,他这样忍饥挨饿不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这些孩子吗。一会儿他还得赶着猪走十几里山路回家,父亲太辛苦了,我不能再让他为我担心了,于是我决定今天要骗他一次。

天都快黑了,我忍不住去离学校不远的猪市找到父亲,对他说,天快黑了,您快回家吧,今天又没有月亮,山路不好走。他说,这猪今天价太低,我舍不得卖,可是你们都等着用钱呢。我说,我这儿没事,我已在同学处借到钱了,等下次卖了猪,有了钱再还人家就行了。父亲用怀疑的目光望着我,他是不相信我,因为他完全有理由不相信我。那时,谁家里不一个样穷,生活都一样窘迫,谁家的孩子又能有多余的钱借给我呢?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消了父亲的疑虑。

望着父亲拖着疲惫的脚步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泪如泉涌,一个人象做贼似的跑回宿舍,伤心地痛哭,心里在说,父亲,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对您说谎,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去哪儿弄这五角四分钱。可是我知道一个人的难处我一个人担总比两个人(不,不是两个人,而是全家)担好得多,您放心的回去吧,相信我有办法克服困难。因为您儿子长大了,我已经十六岁了,我有能力做大人们能做的事了。后来是我的老师给了我一元钱,使我渡过了难关。

癫痫小发作症状

这件事直到父亲十九年前去世,我都一直瞒着他,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曾经欺骗过他,哪怕是善意的欺骗,也是欺骗,也不想让他感到没有能力供子女上学而自卑,哪怕只有一次。

九泉之下的父亲,您儿子做的对吗?

二、 父的滋味

人人都有父亲,但不一定人人都能享受到伟大的父。虽然它不象母那样慈祥、细腻和温情,但对拥有者来说,却是一样的珍贵和幸福。如果说母是蜂蜜加白糖的话,那父就象甘蔗拌啤酒一样,脆甜甘醇。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因为我体尝过的滋味。

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老实巴交的农民,从他出生到去世,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土地,土地就是他的命根子。父亲是一个非常热生命、热家庭、疼儿女的父亲,一生当中几乎没有离开过家乡和儿女们,儿女更是他的命根子。

父亲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父亲,他用自己并不坚实的臂膀撑起了我们这个八口之家。我是他的大儿子,可在姊妹当中我排行老三,生我的时候他已经36岁了,对一个农村的家庭来说,这个儿子来得似乎有点太晚了,我让他们盼得太久了,因而受到父母更宜春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多的疼

我打小就喜欢舞弄棒,特别捣鼓机械,上街(赶集)的时候就看车,平时看见别人做什么,自己就想做什么,从小养成了动脑动手,善于观察和思考的好习惯。我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得了一场重病,好象是扁桃体发炎,非常严重,脖子都肿了。父亲急坏了,背起我就往公社的医院跑,十几里山路,基本上没有歇脚。当时公社医院的条件也不是太好,就是肌肉注射青霉素,一连打了五天针,我的病情倒是有些好转,脖子上的肿是消了不少,可是屁股却给打肿了,痛得我呲哇乱叫,路都走不动了,晚上睡觉都得爬着,就连上厕所都是父亲背我去的。

几天后,我的嗓子好多了,腿也能走路了,就是走不了远路。我早就听说公社的农机厂好玩得很,有好多我没有见过的机器,想去看看,一直没有机会,这回虽然是大病一场,也能算得上是因祸得福吧。医院离公社的农机厂有两公里多的路程,我缠着父亲非要去农机厂玩玩,可那时是大集体,靠工分吃饭,生产队抓得可紧了,一般情况下外出都不给准假的,加上我又要回学校上课,要是别人的父亲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的,因为耽误一天劳动,就损失十分工分。可我父亲太了解他的孩子了,他知道我从小就喜欢摆弄机器,整天在家里不消停,做这做那,我家的门槛都让我给砍消了一大半了。出院的那天,父亲背着我去了公社的农机厂,我就伏在父亲宽大墩厚的背上,听着他越来越不均匀的呼吸,背着我这个个头和他差不了多少的衡水羊羔疯治疗的费用小胖墩走两公里多的路程,的确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我毕竟十二岁了,虽然从来没有条件上秤称过体重,但是我估摸着也得有七八十斤吧。半道上歇脚的时候,我看着父亲满头的汗水,心里既后悔又高兴,后悔的是不该给父亲提出这个近似无理的要求,既耽误农活,又让父亲吃这么大的苦,受这么大的累。高兴的是我已经听到农机厂的机器的轰鸣声和看到烟囱里冒出来的黑烟了。

我一边用感激的眼光望着父亲那饱经风霜已经爬满绉纹的脸,一边给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心里在说,父亲您辛苦了,您对儿子的深深的,在这一刻我已经感到了,谢谢您,我亲的父亲,等您老了,我一定会背着您老去您想去的地方。

可这个诺言我一生都没有实现,那是因为后来我参军了,一离开家就是二十二年,他老人家去世时我也不在他身边。听母亲说,父亲临终前一直呼唤着我的名字,一直在惦念着他这个宝贝,想看看一身戎装的儿子,可我却在遥远的边疆为祖国站岗放哨。相信父亲能用他那博大的父包容儿子的不孝,因为我们军人都是祖国的儿女,我们无愧于自己的祖国,更无愧于自己的父母。

的父亲,您安息吧!您的永远滋润着儿女的心田,我们将品尝着父的滋味一天天长大、变老。

上一篇

下一篇

上一篇: 花开花落,又一春

下一篇: 下班后的雨夜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eszog.com  瓦灶绳床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